首页 / 院校动态 / 正文

川美的学术氛围,一位保安火了为了梦想加油!

        在四川美术学院的虎溪公社,你常常能看到一位背蓝色帆布双肩包,拿着破旧纸笔写生的大叔。每天中午到傍晚,他雷打不动地骑着自行车,在学校或是周边画着画。

        令人意外的是,他不是某个学院的教授,更不是业界有名的画家,只是美院后勤组,一个小小的保安。

image.png

         9月20号晚上,一位美术老师去传达室拿包裹。不经意间看到了保安大叔在画画:线条流畅、技巧灵活,这是学了多少年才修得的灵动?

         老师惊喜地把保安大叔的画发到了朋友圈:原来美院潜伏着民间高手,这算不算生活的小惊喜?

         不料这一发,保安大叔吕跃——火了!

         川美许多学生愧言:“我还没他画得好!”

         网友纷纷赶来点赞:“这是被保安事业耽误的艺术家啊!”“这就是下笔如有神吧。”“以前画室老师说你们画得不如门口保安…现在我信了!”

image.png

         更多的则是质疑,谁能相信,这些画是毫无基础的人能画得出来的?

         事实上,吕跃十几岁时,确实在老家内蒙学过几天画。甚至还想靠这短短两个月的突击培训,冲刺艺术高考,实现自己的“美院梦”。

         只是艺术天赋再高,还有文化分这个硬性要求,最后,吕跃因4分之差,留下了“没能上美院”这个终生遗憾。

         不过早早确认了能够付诸一生的梦想,谁说不是幸运呢?

image.png

        艺考失利后,吕跃背起行囊,开始了他30年颠沛流离的“艺术之旅”。

        去景德镇做陶艺,去杭州做雕塑,去家具厂做家具,甚至去加州街头当流浪画家。走到哪画到哪,已经成了他的习惯。

        哪怕生活再累再苦,他却甘之如饴:我的一生,从未离开过艺术。心里有了梦想,去哪都不算流浪。

        50岁的吕跃早已有了妻子和孩子,也在深圳坪山雕塑艺术创意园,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。但是看到偶像罗中立的油画《父亲》时,他又不淡定了。

        他想去千里之外的重庆川美,哪怕只有幸遇见一次,都想面对面和偶像谈一谈画。

        妻子点头了:孩子我来照顾,不就是看上了你,对画画这个执着的样子嘛!

        没钱也没文凭,吕跃应聘了川美保安一职,不过他不喜欢别人叫他“会画画的保安”:“我是为了画画,才当保安。”

        他真的太爱画画了。为了有时间画画,他主动申请最苦最累的夜巡工作,每天午夜到凌晨7点半上班。只睡一小会儿就立刻爬起来,骑着破单车满院取景。辛苦在热爱面前,不值一提。

        吕跃没有一天不画画,365张画连起来就是一本一整年的日历。

          没有画材,他小心收集传单DM卡,打印机店垃圾桶里的废纸,学生扔掉的卷子……用刀小心地裁成小块带在身上,还要套上塑料袋怕雨天弄湿。加上捡来的木板、废旧的钢笔就是全部的画材。

        他说艺术是随时随地拿起画笔就存在的,是当下的、是正在发生的,画画所用的材料、纸张、工具都不是问题。

        有老师同学心疼他,偷偷送来速写本,鼓励他继续好好画。本是温暖之举,但他哪儿舍得用啊。只把这份满含善意的礼物珍藏起来,当做对自己永恒的鼓励。

        没有模特,就看着玻璃反光里的自己画。食堂吃饭的人们,球场打球的男孩,图书馆里的学生,角角落落的风景,在他眼里都变得极富美感。

        他不明白,为什么那么多学生,有成套的工具,还有人体模特,却一拖再拖懒得交作业。“如果我有机会画写生人体,我会画疯掉的。”

        多少年轻人占着好时代的便宜苟且度日,“那时候没有条件”却依然心怀梦想的人,哪怕只是吸收空气中的艺术养分,都养出了足够的精神动笔追梦。

        吕跃说:曾经少不更事,以为年老还远。可是有一天,发现自己也在渐渐老去。趁还折腾得动,没实现的愿望就努力去实现。年轻人,更该抓紧时间,疯狂去画,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!

        闲暇的时间,吕跃会钻进图书馆看书。或是去免费的美术馆参观。他打从心底里喜欢美和艺术,可是有的参观者看到他那一身保安服,常常抛来冷眼:什么时候一个保安都要故作清高,来附庸风雅了?

          偶尔他会忐忑地向进门路过的老师讨教,却得不到一个正眼:你这画的什么呀?什么都不是。

        有时他在路上画着速写,路人看到他的保安制服,还以为他是开罚单的交警。

        因为保安的身份,心酸或是哭笑不得的瞬间有许多。但是他从未放弃画画。

          红火一时的背后,是对画画终生不渝的决心,是“一天不画就难受”的上瘾,是30年如一日的坚持。

        吕跃的文化水平不高,对绘画的理解却惊到了美院教授。

        他在半年里画了1000张画,每张都是2~5分钟就画完了。

        高产如斯,却不是照葫芦画瓢:“一定有很大的冲动才会去画,静态的临摹,没有情绪的表达,我画不出。”

image.png

        成了川美网红后,吕跃的生活依旧简单快乐。他不用微信,所以刷爆朋友圈也惊扰不到他。他还在认真计划未来,要去绵阳的版画基地学色彩,还要去敦煌学传统绘画的线条:“吸收高人的东西,自己再画起来会更舒畅。”


上一篇:关于选派2018-2019学年春季学期赴瑞士卢塞恩设计艺术学院交换学习的通知
下一篇:英国威尔士三一圣大卫大学一行来校交流访问